___庸人自扰丶

Spideypool 盾铁 TSN 狼队 thominho 蛋哈 加菲亲妈 宏哥亲妈 我已放弃有人全部CP都不和我拆逆(┯_┯)

世纪亲吻来一发!!!我为贱虫续一秒!!!

Rin丘丘:

贱虫都世纪亲吻了。。。我不诈尸都不好意思了的感觉囧TZ。。。

真的是从昨天早上循环到单页睡不着觉的世纪大亲吻啊!!

于是这就是我精神失常以后的脑洞,果然精神失常对吧!


啊啊图太小了,吧照片P上去也看不太出来了呢。。。

++++++++++++++++

这样一直诈尸根本就。。。停更个毛啊!!

呜呜呜呜可是呜呜呜被针灸师扎得分分钟想死呜呜呜呜。。。

50粉点梗

想了好久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开坑……吧?

反正最近建议卧床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干


啊 我是属于脑洞很多但是懒得写    自己睡前脑补脑补很开心于是睡了的人。

好吧我们开始吧。


贱虫

梗一   

一个偶然,已经与Wade在一起的Peter得到了一个回到过去的机会,面对极度厌恶自己的长相又夜夜噩梦的Wade,他会选择改变贱贱的历史吗?

回到过去,面对贱贱那时的女友他又作何反应呢?又如何解决必须面对的癌症?

正剧向


梗二

灵感来自一篇小说《舞体投地》

私设 未毁容贱贱在雇佣兵之余曾经在酒吧里兼职脱衣舞男(什么鬼啊但是光是想想RR的好身材就已经控制不住了啊)

穷学生Peter三年前看到Wade的海报就一见倾心(啊啊啊什么鬼写出来好羞耻啊 )  三年后当他查出自己的不治之症,他选择死之前总要享受一下!于是带着所有家产去找Wade买他的一支舞!

本来以为Peter只是一个贪图男色的人,可是在逐渐的相处中,Wade逐渐意识到了小虫是一个多么甜心的人,可是自己却只是一个雇佣兵……

嗯,虐梗有,但是文风应该是傻白甜的……


盾铁

梗一

我只能说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梗 

来自于偷车贼声称看守所感觉比家里面好多了

偷车贼Tony 警察Steve

Tony绝对的富家子弟,家里空落落保姆一堆爹妈不管的富家子弟

一开始就各种作死希望吸引爸妈注意力,没想到作到派出所去也没有人管!

却在派出所里遇到了金发碧眼大胸翘臀Steve!从此就走上了一条不管不顾自己的豪车专门在Steve巡逻的时间偷自行车的偷车贼!

偶然碰到别的偷车贼还会严厉制止并且严厉批评!

还有其他警员纷纷询问Steve这人是犯了什么大事要被关入单人牢房!

可是有一天,Tony再也没有出现……

我保证这个一定傻白甜!!一定!!!


梗二

    开车!GV拍摄梗!

纯情学生画手罗大盾为钱卖身,遇到江湖老手撩人max屎大颗!

噼里啪啦!火光四射!天崩地裂!


梗三

 我就是爱开车!

内战之后妮妮有了痛感依赖(额有点区别但你们可以认为是渴望被虐?

这大概是一个关于spank的故事    会偏治愈风.


狼队

梗一   逆转未来梗

Logan在失去Scott之后发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人究竟是谁

可是面对新未来的Scott,他常常迷茫,这个Scott究竟是不是他喜欢的那个人。

而Scott面对总是忽冷忽热,又好像透过他在看着别人的Logan非常迷茫痛苦。

大量心理戏,可能虐,结局HE

#替身梗#      #所有宇宙,只有一个你*


梗二    真心话大冒险梗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068861/  梗的来源. 注意!全程神经病!

Ororo和Jean两个人想要借真心话大冒险来撮合狼队!

#可能会开车#


TSN EME无差

花朵在诉讼会结束后陷入了沉睡。

问题是,没有人,没有人能叫醒他。


thominho

大学校园AU

好像也是我看过的一个短剧?我忘了

戏剧社排练戏剧,主角是Minho和Teresa。

Teresa非要拖着暗恋着Minho已久的Thomas一起去排练现场,自己却因为一个面试排练到一半就走了?

可是为什么Thomas会变成Teresa代排的替身?诶?为什么接下来是接吻的情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会是小短篇,轻松向。

不过好像这个题材好多CP都可以写。


鲨美RPS 注意,是rps

一美,众所周知,表面小天使内心黄暴污,实力开车撩人,可是别人不知道的是,事实他却又纯情的很,比如我可以撩人,别人不可以撩我,因为我真的会害羞

法鲨,应该是忠犬加少女心属性 天天被一美撩好尴尬 可是有喝醉变恶狼饿狼的隐藏属性!

当喝醉了的法鲨敲开一美家的门,会发生什么?


孙朴

混在一堆欧美cp里好像有点奇怪

嗯,想写点朴先生从知道也许不会去里约到最后可以的心理,想写孙杨一直一直陪在他身边的故事。

想要致敬他们的里约之约。


欢迎点梗,不点不写。(笑




按老规矩我是不是该50粉点梗了?

然而我并没有做好要写文的准备

因为我觉得坑了就不好了

好吧 从现在开始 我会收集一下脑洞 梗够了就给你们点……

不打tag 看到都是缘分

彼得·帕克不是傻白甜

先说,漫威的大大大本命只有小虫一只,贱虫死忠,这个后面会讲。

不是引战,所以拒绝谈人生。


其实原来的标题是想把荷兰弟写出来的,因为最近看了太多荷兰弟17岁的小虫傻白甜的画风,可是总觉得不对啊

哪里不对呢。后来才明白,是这个人设好傻白甜啊,可是我印象中的Peter·Parker,不是傻白甜。

于是写这个之前又去看了一遍队三,发现荷兰弟塑造的没有问题,虽然话确实是= =太多了点,但是,没有一个点可以完整准确地去说这个角色的性格是傻白甜的。

蜘蛛侠本身,是不需要傻白甜的盲目乐观的。

小虫很甜,但不是天真的那种甜,是温柔的那种。


我认识的Peter Benjamin Parker是个书呆子,父母双亡,害羞内向,遭人欺凌,他就是我们每一个人,他不够自信,不管是没能力的时候还是有能力的时候。

我们说了,他不够自信,他没有像CAP那么脱胎换骨的蜕变,也没有Tony那么与生俱来的骄傲,可是打动我们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想大概是因为,他就活在我们旁边,明明经历的都是和我们一样甚至更为严重的三观不正的生活,可是尽管他年轻,他的三观太正了。


他不惧怕于责任。

有多少人害怕下承诺。

一个青少年,他扛起了那些超级英雄该肩负的责任,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本叔叔死的那一夜,他决心要做些事出来的那一夜,他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他不该那么乐观的。

看看别的超级英雄,受人爱戴,有组织有伙伴。

他呢,多少人追着打,JJJ天天把他挂在嘴边要把他赶出纽约,在没认识神盾局之前,他是独行侠。

在认识神盾局之后,在加入妇联之后,在成立了小队之后,他仍然还是独行侠。

有什么……好值得开心的呢?

在我的想象里,他大概是会在觉得压力特别特别大的时候,找个树倒挂着偷偷哭,找个大楼直接跳下去。

可是在那之后,他就又变成了嘴炮的蜘蛛侠,打着嘴仗说着玩笑好像什么也不在乎。

他的话唠不是天生的。

我认识最开始的那个不怎么说话的害羞的内向的彼得帕克。

我记得。

他每天风尘仆仆,学业繁重,他也许仍然晚上会做噩梦,会惊醒,会愧疚,会崩溃。

会浑浑噩噩,可是他不会麻木。

这大概是他仍然以蜘蛛侠的身份站在这里的原因,是他讲了那么那么多年的插科打诨的原因。

他为什么要喋喋不休呢。为什么要总是笑着呢。


(看这里看这里!看到这里的人一定要看到最后!)

你想想看,你重视的人死掉,你爱的人再也见不到,你的生活欺骗了你,你提前经历了人生里一半的不幸。

有多少人,记得你那时只是个孩子呢。

你嘴炮的原因大概是你的商业机密。

你说话,你对自己说,你对别人说,你不停的说话,这是确定自己依然活着的唯一方法。

你讲笑话是因为虽然你很倒霉,可你不想把自己当成可怜虫,你不想每天都自怨自艾。

也许你的生活烂透了,但你相信依然有美好的事情存在,你说话是为了提醒你自己,你还在活着是为了这些事。

你活着不是为了你的倒霉,不是为了你的不幸,而是因为你对这个世界还抱着极大极大的温柔与爱意。

这世上并不只剩下痛苦和让自己痛苦,还有责任,善良与爱。

所以,全宇宙,不对,是所有所有平行宇宙,我最爱你的嘴炮。


那么那么温柔。那么那么甜。


如果我没有说过,我现在说。

从来从来,我只爱彼得帕克,只爱他的蜘蛛侠。

无关能力,无关演员,无关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只是喜欢他对生活的温柔和对光的向往。

他是个男人,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他的肩膀宽阔,他有时候比CAP更有担当。

他不傻,他是乐观,但他不是天真,他是甜,但那并不是因为他年轻,他经历的少。


我站贱虫。

关于贱贱,其实他恐怕和Peter曾经一模一样。

一样不自信,一样刻在骨子里的自卑,一样曾经一腔热血,一样曾经那么那么想要帮助别人。

可是他太怀疑自己了,太敏感,又太早放弃自我。

得到好的就会想配不配,拥有了就会怀疑长不长久,失去的习以为常。

好像他觉得,自己就不该拥有。


我说了,贱虫二人,某种程度上是非常像的。

可是他们在一个分岔路选择了不同的轨迹。

前者选择了放弃自我放弃世界,后者选择了扛起责任对生活抱以极大的热爱。

死侍的嘴炮,是他的自我放弃。是他拼命想掩饰的真正在意。

小虫的嘴炮,是他的自我救赎。是他拼命想掩饰的痛苦崩溃不甘。

可是这样的两个人,是可以让对方成为更好的两个人的组合。


我想了想,Wade大概如果喜欢Peter,是会这样的。

Wade会很喜欢他。

喜欢到可以在心里说几百遍爱他,喜欢到可以对着镜子念他的名字。

喜欢到他们可以偶尔一起巡逻,一起吃个墨西哥鸡肉卷。

喜欢到他们可以在战斗时把后背交给对方。

喜欢到不敢在他面前摘下面罩,喜欢到不敢说出口喜欢他。


最妙的是,Peter比Wade坦率太多了。

我可以想象,在他们两个的关系中,小虫是更主动的那一个。.

贱贱不会主动上的,他觉得自己配不上。

可是小虫坦率更多。

他可以去找Wade,他会直说,会说喜欢,并且非常确定对方的感情。

他会直接掀开Wade的面罩,然后吻上去。

他会告诉Wade,他值得,并且没有人比他更值得。

他会是他的救赎。


Wade能把他所有的温柔给予Peter,给他他要的支持和依靠。

Peter爱Wade,并且会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拉他一把,会告诉他如何去爱这个世界,如何对自己更好。

他们是彼此的救赎。

并且,他们会成为更好的两个人。


那么,这就是我要的灵魂伴侣了。



最后,关于演员,我站RR贱加菲虫。

不是引战,荷兰弟超棒,只是没有那种我要的性张力。(并且总觉得在恋童什么鬼


作为一部超英的商业片,超凡蜘蛛侠简直是失败透顶。糟糕,冗长,全程尿点。

可是作为一部单纯讲述英雄的蜘蛛侠,他让我掉过太多眼泪。

没有场面戏,没有烟雾弹,他就简简单单去讲了一个关于情感关于一个温柔的人的故事。

那个人,叫彼得帕克。

从英雄的心理戏来刻画一个英雄太难,RDJ更是太难超越。

可是对于一个真心只是喜欢小虫的人来说,我想要的蜘蛛侠的温柔,

那种温柔的过于粘稠的枫树糖浆的甜,在加菲身上,淋漓尽致了。


我没见过,一个更好的,笑得这么甜的,这么Peter的Peter了.


我再说一遍!荷兰弟真的超棒!我只是最近不太喜欢把他弱化成各种傻白甜话多单纯小天使!


恩,如果有人看到这里,说明真的是真爱了。(笑


以上一切瞎扯,只是谈谈对于小虫和贱虫的人设理解,理解不同实属正常。

谢谢。



PS:有人指出文中有一段话高度相似于DDS同人TALKING 超谢谢!

       lo主年轻的时候有碰到好句子会读好多遍的习惯!我确实对那篇文章有印象!非常抱歉啊(鞠躬)13年的那篇DDS非常棒!只是我不站DDS所以不记得是我背的文中段落……确实相似度很高应该是我引用了,特此注明。

我背还没背对(挥挥)嗯把原文相关段落贴在这里:

http://www.mtslash.org/thread-90299-1-1.html

“好久之前,”他说,“你曾经问过我为什么总是要喋喋不休。这是我的行业机密。我那时不愿意说,可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你想想看,马特,所有人都当你是个害虫,你保护的人恨你,你重视的人死掉,你一辈子都倒霉透顶,你一个人花掉了纽约一半的不幸。所以你说话,你对自己说,对别人说,你不停地说话,这是确定自己依然正常的唯一办法。你讲笑话是因为虽然你很倒霉,但是你不想把自己当成是个可怜虫,你不想成天都自怨自艾。你的生活烂透了,但依然有有趣的事情存在,你说话是为了提醒你自己,你还在战斗是为捍卫这些事,你战斗不是为了你的倒霉,不是为了你的不幸,不是因为你很痛苦。”

而这完美的解释了为什么我当时从第三人称转到了第二人称!嗯确实是相似度很高虽然我在借用的时候换了挺多我常用的词吧(啊喂)

再次感谢小甜心指出!(比心)

天萌一脸血

Rin丘丘:

被蜘蛛侠咬了什么的。。。其实是某天我弟问我的问题啦囧!

还有小蜘蛛很纯洁的!你们看超凡系列就是咬的脖子嘛!

哦也我归国了。。。真的累死了,累得睡了两天。。。

因为在外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在车上,所以我一路就看漫画了,新的Spidey系列好可爱!新的Spideypool6也简直了!

又攒了好多脑洞。。。然而突然好懒不想干活OTZ


【ME】你能在facebook上找到什么? (1)

暴虐霸王龙:

根据微博上看到的一个利用FB找到了爸爸的长微博开的脑洞。


所以随便写写而已,拒绝任何形式的焦作人。


CP:Mark Zuckerberg/Eduardo Saverin(斜线前后分攻受)


先上图2333


承认吧,马总的基因真的要强大很多的样子23333





自从Terrell Starr成功的找到了自己的父亲,Facebook上“Find Father”这个小组突然之间就出现了,逐渐变成了一个大型的活动。所以这是此刻Dustin一边吃着披萨一边盯着电脑的主要原因。


Chris路过的时候,看到Dustin一边浏览网页一边自言自语:“这哥们看着这么老了,谁知道他爸还在不在, 26岁?你认真的兄弟?谎报年龄找到的可能是别人的爸爸啊。呦!还有这个,这么小就出来找爸爸了?”Dustin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如来给他们增加点乐趣好了!”Chris摇了摇头,望了一眼屋内埋头打键盘的Mark,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当Chris再度出现的时候,被大笑的Dustin直接拽住:“Chris你快看!这个最小的找爸爸的宝贝才五岁,还一脸严肃,哈哈哈哈哈,实在是太可爱了。”Chris偏头看向屏幕,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有些肉嘟嘟的小脸,巧克力色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下巴尖尖的,抿起的嘴唇还能看到两个小小的酒窝,当然不能忽视的是那头棕色的卷发。Chris忽略心头涌上的熟悉感,看着照片下面的简介:


我五岁了,我想知道我爸爸是谁,但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只知道他做梦的时候会叫“Mark”这个名字,所以应该是Mark吧(... 


下面的评论五花八门:


@XXXX:嘿!这小孩子太可爱了!没人认领我就认来当儿子了啊!


@XXXX:只有一个“Mark”可没法找你爹啊,叫“Mark”的人多了,不如你再去问问你妈妈0


@XXXX:小可爱不要难过,不要理那些怪叔叔,来跟姐姐回家好不好)


@XXXX:你妈妈做梦叫“Mark”不代表那就是你爸爸啊!嘿嘿嘿


@XXXX:难道没有人注意小孩子用的是“他”吗!别告诉我这是什么笔误!他妈妈是个男的?!!!


@XXXX:太大惊小怪了吧,小孩子没准是养父啊,找自己的亲生父亲也说不定。不过小可爱应该给多一点信息才对啊。


@XXXX:笔误也是有可能的啊,总不可能男的跟男的生孩子!你以为是腐女YY的小说吗!


…………


…………


Chris看着旁边已经笑的前仰后合的Dustin,摇了摇头说:“如果你实在觉得太闲的话,可以去向某人申请一下别的任务。否则因为你的笑声把他招过来的话……相信我,你的日子会更难过的。”看到自己成功的止住Dustin的狂笑,Chris起身拍了拍衣服,弯着嘴角走回了办公室。


在确认了明天发布会的事宜后,Chris无法控制的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刚刚的那张照片上。他点进Facebook打开了那张照片,越看越觉得照片上的孩子特别像一个人,可是又说不出到底像谁,他揉了揉有些疲惫的眼睛,抬头就看到站在大办公区,正面对着他的Mark。看着Mark冷着脸的样子,Chris想大概又是哪个可怜的猴子惹到他了,不得不说经过这么些年,Mark面无表情时的气势也越来越强大。Chris把视线放回到了那张照片上,突然福灵心至的发现了这个孩子像谁,在否认和肯定之间纠结了一会儿以后,还是把电脑屏幕抬高到和站在外面的Mark同样的高度,在两张相似度很高的脸上来回看了好多次,Chris最终没忍得住的爆了一句“What The Fuck!”


有那么一瞬间Chris的内心闪过了无数个可怕的念头,但是他还是冷静了下来。他坐在座位上,一边注册了一个Facebook的小号,一边给Mark写邮件,让他发送一张他小时候的照片过来。


 


TO:ChrisHughes@facebook.com


FROM:MarkZuckerberg@facebook.com


TITLE:虽然我不知道你要我的照片要做什么,我还是给你了


就因为你要这个照片,耽误了我整整20分钟,发送照片只需要1分钟,而我妈妈在电话里和我说了将近20分钟的话。


照片.jpg


 


TO: MarkZuckerberg@facebook.com


FROM:ChrisHughes@facebook.com


TITLE:你马上到我这里来


Mark我不管你在做什么,立刻放下手里的电脑到我这里来,不然我就去你办公室把你的电脑从窗户扔出去,当然也许还会连带着你一起扔下去。




点了发送键以后,Chris将两张照片打印出来放在自己的面前,其实这个叫Thomas的小男孩单独看也并不是特别像Mark,可是一旦和Mark小时候的照片一起看,就会觉得眉眼间几乎是一摸一样的,他实在是不能不考虑这个孩子和Mark真的有关系这一可能性。


“Chris,我觉得你应该停止每次都用把我扔下楼来威胁我。”Mark踩着人字拖,一只手扶着电脑,另一只手还在艰难地敲打着电脑,看了Chris一眼又继续盯着电脑屏幕。


Chris按了一下早就皱起来的眉头,走过去抓着Mark的帽子把他拖到了座位前,双手放在他肩膀上,用力的往下压。Mark从屏幕前抬起头来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的Chris,“我不是已经答应出现在明天的发布会上了么?”


“闭嘴,放下你的电脑,然后给我看看这个。”Chris在桌面上敲了敲示意Mark看照片,“Well!告诉我!你在过去的几年里的一夜情对象也好还是你那些前女友也好都没有机会给你留下一两个你不知道的孩子吧?”


Mark原本只是有些漫不经心的看着照片,听到Chris的问题更觉得想笑,他每一次都记得带套了的,而且全都是他自己准备的安全套,根本不会留给那些女人耍心机的机会。直到他注意到了那个和他小时候确实长得有些相似的孩子的照片里,和背景一起被虚化了的人,才慢慢地坐直了身体,死死地盯着那个被虚化了的人看。


“Mark!!我在跟你说话!”


“这张照片原本是出现在哪里的?”没等到Chris回答,Mark已经在Chris的电脑上调出了页面。点开了图片以后,将照片进行了处理,被虚化的背景虽然不能被修复到清晰的状态,但是足够让Mark认出那个坐在桌前的人是谁。


Mark把自己的电脑退出了编程的界面,然后打开了Facebook的页面。而Chris实在是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脑子里会出现“Mark+Eduardo=Thomas”这种及诡异又惊悚的等式。


当敲打键盘的声音停下时,Chris俯下身去看Mark电脑的屏幕。


好吧,IP显示归属地是新加坡。



【大小天使】【天使夜】Use Protection

弗兰肯斯壳:

Fandom: 插汉子


Relationship: Archangel/Nightcrawler, Warren Worthington III/Kurt Wagner




(三次夜去找天使和一次天使去找汉克(?)


((瞎用人设,瞎改剧情。





“任何我去过的或见到过的地方。”


Raven还在考虑到哪里能给这位蓝色小弟弟搞到一张Xavier学校的照片,或者西彻斯特什么标志性建筑物的照片。她首先想到的是几年前的报纸,白宫事件之后全世界的报纸上都是Erik和那栋她生活过的房子;然后她想到了柏林的情报机构;最后她考虑坐飞机回去,也许这样反而最快。


神秘女处在世界性事件的中心太久,打交道的都是万磁王X教授这样的人,救过美国总统的命,莫名其妙成了变种人的女神——她的生活像是一条快节奏悬疑小说的主线,主角所到之处发生着惊天动地的大事,主角周围的小角色平均两页纸死五个。


因此,当她盘算好了计划ABCD之后,当她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在了那位蓝色小弟弟Kurt身上之后,她无法理解Kurt纠结不安的神情和小动作。


Kurt Wagner正在无意识地抚摸手臂上的一道划伤,那是刚刚被那个天使划伤的。 他刚刚表现出的新奇劲头几乎消失殆尽了,转而变成了一种欲言又止的犹豫。


“Kurt?”Raven试着叫了一声。


夜行者的尾巴应激地一抖:“什么?”


“走吧,我带你去美国。”


“美国?”


他下意识就跟上了Raven的脚步,但当“美国”两个字真的在他脑海里产生意义之后,他有猛地停了下来,然后又猛地跟了上去。


“不,等等。可是我没有去过美国。”


Raven毫无波澜地回头看了他一眼:“我们去机场。”


“现在?”Kurt睁大了眼,然后立刻摇了摇头,“可是我们还没找到他。”


这下Raven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这位不知所云的蓝色小弟弟。


“谁?”


“那个……天使。”


Raven回想了一下:“你说跟你打架的那个天使?我们为什么要找他?你为什么要找他?他那会儿几乎把你搞死了。”


Kurt眨了眨眼:“是我害的他……他的翅膀已经……他因为我残疾了。”


残疾这个词让Raven笑了起来,翻了个白眼。


“好吧,我知道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小天使。但是我们没有时间去找他,我也没有心情去关心一个乐于伤害同伴的变种人。他可让不止十个人残疾了,可能有人还死了。”


Kurt安静了两秒,似乎在思考,然后立刻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


“不。他跟我说了,如果我们不打的话,两个人都会死。他完全可以直接把我的手臂切掉,”Kurt抬了抬那个手上的手臂,那道划痕其实很浅,刚刚划破衣服,擦破皮,流出血,“但他没有。他完全没必要提醒我反抗,但他提醒了。而且你可能没看到,他的翅膀受伤之后,曾经有机会向我报复,但他转而去处理那些拿枪的人了。”


“那是因为他恨他们,不恨你。”


在说完这句之后,Raven突然明白了Kurt的意思。Angel本应该也恨Kurt,但他没有。至少他分的很清楚。


这点来说,Raven认可他。这态度很像Erik。


她点了点头:“好吧,就算你说得对。但就我的观察来说,他是个完全可以靠自己活下来的人,而且他有自己的想法。”


Kurt咬了咬嘴唇。Raven的话很有道理,可Angel最后出现在他眼中的样子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那种感觉像是Angel受伤的翅膀把他的内心给牵扯住了。


“好吧,好吧。”Raven翻了个白眼,“计划B。你去找他,我去找个另外的途径让我们更快回去。如果你能让他跟我们走的话,多一个也无所谓。”


Kurt的眼睛立刻有了神采:“好的!”


Raven则摇了摇头。


“如果你能的话。”




灵蝶只在仓库门口瞥到了Warren一眼,便倒吸了一口气退后了一步。


Kurt几乎没注意到她,只是小心翼翼地往仓库里走。


“不……你不用费力了。我能感觉到,没人帮得了他了。”


灵蝶虽然这么说,但又觉得说出来太过残忍,因此声音几不可闻。Kurt此时已经走到了仓库里,回头疑惑地看着她。灵蝶只能摇了摇头,狠心转身跑入了夜色中——她的天使已经坠落,没有必要留恋。


Warren Worthington此时喝得头脑昏沉,正在折腾手里的一盘磁带。磁带搅在了一起,无法播放,仓库里显得空荡荡的让他暴躁。他几乎在夜行者走到他面前时才发现对方。Warren下意识地攻击,但夜行者惊讶地倒吸了一口气,然后一下子闪到了其他地方。


Warren克制住了自己的烦躁,靠半个翅膀拖着自己后退了几米。


“你怎么找来的?”


夜行者弓着身子,警惕地看着他:“那个拿刀的姑娘。天哪,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对不起?”Warren喝了一口酒,往前走了几步,“那姑娘呢?”


“走了。”


这两个字让金发的天使看起来更加痛苦和混乱。Kurt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你来干什么?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这个翅膀,我不怪你。那些把我们关在笼子里的人,我怪他们。他们已经死了。”


Kurt慢慢站直,一点一点缩进自己和那个金发天使的距离。金发天使看起来没有准备再攻击他,他放心了一些,走出了阴影。透过仓库里昏暗的灯光可以看见天使那个已经成为累赘的翅膀。不,更让他无法忽视的是对方的表情、眼神,是对方写满暴戾和自我嘲讽的脸。


Wagner是他选择的姓氏,代表他想要成为的那个人。


“我是来帮助你的。”Kurt拿过了天使手里的那盘磁带,用自己的尖指甲把磁带重新绕好,“那个很有名的神秘女要带我去美国,她还帮我搞到了护照。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去。”


Warren认真看了那个蓝色变种人一会儿,确定对方不是在开玩笑。他摇了摇头:“护照对你有用,对我可没用。别人或许会认为你只是化了妆,可我就麻烦了。你不明白,我没有地方可以去,那个俱乐部——那种俱乐部——其实是我唯一能呆的地方。”


Warren喘息着,冷笑了一声。


“我知道神秘女要带你去哪。我听说过,那个X教授办的学校。但是相信我,对于我来说,要么就是彻底消失,要么就是张开翅膀,从来没有折中的选择。那地方不适合我。”


Warren突然靠近了夜行者,一只手卡住了对方的脖子,同时翅膀的尖爪抵到了对方的脖颈间。夜行者立刻慌了,下意识开始带着他四处乱蹿。Warren凑近对方,压低了声音。


“你看,你还是害怕我的。所以快走吧。”


他并不像再伤害这人,因此只是把夜行者推开同时往后飞了几米。夜行者被他推出去的同时又瞬移了一次,使他们俩之间一下子隔了大半个仓库。


恶魔远离天使是本能。


Warren知道自己身体里流动的血液就可以轻易致对方于死地,这让他心里发痒,想要做些什么。他突然改变想法,叹了口气,扔了酒瓶飞到了仍蜷在地上喘息的夜行者身边,蹲下将对方扶了起来。


“嘿。甚至连她都觉得没有必要再来见我了……”


他扶着夜行者的肩膀,皱着眉头。Kurt嗅觉灵敏,能闻到天使身上散发出来的酒精、血液、和汗液的味道。而在他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之前,他的尾巴已经扬到天使的面颊旁,抹掉了一块已经干了的血渍。


天使看着他,眼神发生了一些变化。


但几秒之后,天使松开了他,后退了一段距离。


“你最好还是走吧。”


Kurt有些无法思考,只是看着对方。


“你叫什么?”


“Kurt. Wagner. ”


天使露出了一个很好看的笑容:“音乐家?”


“什么?”


“行了。你快走吧。我还很忙……还有几个想杀的人,没有杀掉……”Warren转过身,背对着对方,“我叫Warren。”


这是Kurt第一次看到天使的后背。那对翅膀从脊骨两侧长出来,延伸开。Kurt移动时屏住了呼吸。







Hank想让Charles早些回去检查身体。Charles坐在一把漂浮的椅子上,万磁王推着那个椅子。Kurt停了下来,他隐约知道坠机的地点,凭着印象移动了过去。Warren的脸又一次沾上了血,看起来毫无生气。


Kurt试了试Warren的鼻息,然后难过得几乎要哭出来。但压在Warren身上的机身碎片突然移动开了,然后Hank跳了过来,摸了摸Warren的动脉。


“还活着。”野兽抬起头对X教授说。


“那就带走吧。”


野兽点了点头,将天使从废墟中拉了出来。他的钢铁翅膀已经零零落落。Hank皱着眉头检查了一下那对翅膀。


“这东西留不得了。全部拿掉,好好治疗,说不定还能长出来一对新的。”


Kurt赶忙点了点头,神情恳切:“请你们帮帮他。”


“你放心,我们会的。”


X教授语气温和,和万磁王相视而笑。







Kurt的听力非常灵敏,因此他可以听见天使夜晚生长翅膀时因为痛苦而压抑地喊叫。这让Kurt数次从睡梦中醒过来。


直到有一次,半梦半醒间他的本能把他带到了天使的身边。Warren蜷在床上,头埋在枕头和床单之间,压抑地低吼着,翅膀在他身后痉挛。Kurt起初被自己吓了一跳,但他很快伸出双手和尾巴,将Warren抱在了怀里。


“好了,没事了。上帝让我们经历这种痛苦,但痛苦最终会褪去,我们会得到新生。Warren,没事了,只是疼痛,坚持住。”


Warren在听见自己名字的一瞬间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他看着Kurt,然后突然发力,压着对方吻了上去。疼痛让他意识模糊,只觉得甜美的安慰近在眼前。Kurt起初想要挣扎,但他害怕影响到Warren的翅膀,因此强迫自己留在原地。


他不介意这个吻。他想要这个吻。


天父爱他,竟然赐给了他一个天使。







Warren直接将翅膀合拢,把Hank困在了自己的翅膀里。


Hank看起来吓了一跳:“哇噢噢噢噢噢。你到底想问什么?非要这样吗?”


“你知道……你知道我的血液对于Kurt来说很致命,对吧?”


Hank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是血液中的什么成分造成的吗?”


Hank摇了摇头。


Warren挫败地叹了口气:“那你知道……其他体液会对他有影响吗?”


“其他体液?”Hank皱了皱眉,然后一下子明白了,“噢噢噢噢噢噢。”


“所以,你知道吗?”


“没有,这个真的没研究过。”Hank愣了一下,“不过作为老师,我觉得有个建议还是要告诉你。”


“什么?”


Hank看了他几秒。


“请使用保护措施。”














啊(。 邪教啊(。

[无授权翻译]Time May Change Me, But I Can't Change Time

我不说话:

*几年以前自己给自己翻着玩的,看个乐,梗是Mark发现了很多年前自己录给自己的视频,MEM清水无差

*没有授权。我想到要和不认识的人沟通就害怕,尤其电脑对面还是个洋妞,每次想到就会手抖所以没有授权,请大家低调观看。如果有人要到授权,或者作者本人不愉快,请联系我撤掉。

原文地址: http://tsn-kinkmeme.livejournal.com/12119.html?thread=21028695#t21028695



1

Mark在清理笔记本电脑的硬盘空间时发现了这个文件。他起初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他知道这是个视频,并且日期可以追溯到多年以前,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在自己的文件夹里。Mark本想要删掉它的,因为他需要硬盘空间,但是他又觉得在那之前他得先看看这是什么。

 

他点开了这个视频,静候画面出现。

 

当Mark自己的脸出现在屏幕中时,他知道这是什么了。他模糊的记得这段视频是在某天深夜拍摄的,那时候其他人都在工作。他不记得他当时说了些什么,呃,好吧,这就是意义所在不是吗?如果当初他觉得他能记住自己说了些什么,那他压根就不会拍这段视频。

 

“你好……未来的Mark。”过去的他在屏幕那边说。显而易见,那时的他更年轻。那时的他还没有成长为Mark现在的样子。不过这么多年他的发型倒是没怎么变。只是现在更短一些,不过这是因为前不久他才剪了头。过去的Mark眼底有着黑眼圈,看起来像他很多年没睡觉一样。并且他更瘦一些。Mark有些想要递给他一个三明治。

 

过去的他坐在帕洛阿尔托的房子里那间老卧室里。他的身后,屏幕的一个角落里,有一扇窗户。窗外很黑,就像Mark所记得的,拍摄视频的时候正是深夜。

 

过去的Mark茫然的对着屏幕点点头,开始咬他的嘴唇。“这对你来讲肯定很奇怪。我也感觉怪怪的,不过没关系,反正我又不是那个看着我自己说话的人。”他清了清嗓子,有点不安,“我录下这段视频因为Facebook每天都在发展的更大,我知道它将会成为某样伟大的事物。它一定会的。并且我大概只是想记得这些。”他对着房间比划了一下。

 

“我觉得我可能有点感情丰富,不过你就是我,所以你也是一样。”他耸了耸肩,“而且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睡觉了,所以可能是这个原因造成的。”

 

过去的Mark停了一下,不确定接下来该说些什么。他的眼睛转来转去的看着那间屋子,想要寻找一些灵感。Mark还记得这个部分。这段视频是心血来潮的产物,他这样做是没有经过计划的。他很确定这段视频里还会有更多他苦想话题的镜头。除此之外,Mark本来就不是个善谈的人,对于这种单方面的谈话,他不善谈的程度简直要加倍。

 

过去的Mark又点了点头,好像他终于找到想说的话题了。“我不想浪费时间跟你谈论我们的家庭,说实话吧,要是你想知道,你就自己问他们去了。我没有问过,我就是你,所以很明显的你不想知道。”

 

Mark看着视频笑了出来。

 

“我猜我们就拿这个当开场吧——”这句话被房里其他地方的一声巨响中断了。他停了下来,扭头看向了他卧室的门。

 

2

同样也是红发但是远要娃娃脸得多的Dustin从门外探头进来。“一切都很好。”他快速的说到,然后退了出去。Mark看回摄像机,可Dustin又探头进来了。

 

“你在做什么呢?”

 

“你难道不应该去工作吗?”Mark问。

 

“不啊。”Dustin直白的撒谎,在他退出镜头范围之前,他的表情被录了进来。

 

Mark又看回镜头,这次带着笑。“你大概还记得Dustin。”他肯定地说,就好像他知道他绝对摆脱不了Dustin了。

 

Mark差点就想把Dustin找来一起看这个视频了,不过他还是放弃了。要是Dustin发现Mark曾经录了个视频给自己看,他绝对不得安生了。没准还会更糟——Mark太了解Dustin了,他很有可能受到启发,自己做个时间胶囊或者其他什么的。

 

“Dustin现在正在帮你解决问题,这你已经知道了。”过去的Mark继续说到,“我希望你知道他是多么有价值的人。如果没有他,Facebook就不会成为Facebook。我知道他看起来像个笨蛋,但是他的确很聪明。希望你记着这一点。”他做出了个表情,好像他猛然认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永远不要告诉他我说了那些话。”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无论如何,我想说,到你那时,Facebook一定是一项巨大的事业了。”他说。

 

Mark感到无比的骄傲。他想,你根本想象不到啊,孩子。他环顾办公室的四周,就像他能告诉过去的自己这就是他正在努力工作的地方一样。他会做到的,他的作品会成为这一代人中最伟大的事物之一。屏幕那头,那个衣着邋遢、缺乏睡眠的孩子甚至根本无法想象他正在参与的是怎样的一番事业。

 

过去的Mark继续说了起来,完全不知道他说出的话对未来的自己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Sean有很多人脉,”过去的Mark说,这让Mark的一下子僵住了,“有他在你的身边,Facebook不可能失败。我希望你能把他留在身边,因为Sean正是你需要的人。他知道他在做着什么。而且他——他完全理解我。他理解的Facebook,就跟你理解的一样。”

 

Mark暂停了视频。他觉得自己的内心变得沉重起来。他感觉很矛盾。Sean理解Facebook,这永远没错,但是他不是——

 

Mark叹了口气。Sean那时就在吸毒。Mark还记得那些小包的彩色药片,还有大麻。这不是个秘密。他那时就知道,他只是太过年轻,被Parker的魅力所迷惑,以至他根本没有去想这是件不好的事。现在回想起来,这的确挺有趣的,除了他要一遍又一遍的把Sean从麻烦里捞出来,那负担可真是太重了。

 

有他在你的身边,Facebook不可能失败。Sean正是你需要的人。

 

Mark感慨不已。他那时才19岁。他有犯错误的权利。

 

3

他按下了播放键,让过去的Mark打破办公室里的寂静。

 

“并且关于这点,不管Wardo说了什么,无视它就好。”过去的Mark说,翻了个白眼。Mark又一次按下了暂停,哦孩子,他可还没准备好听这个。

 

十九岁的他被定格在了翻白眼的瞬间。这挺好笑的,不过想想看,他是在对Eduardo翻白眼,因为Eduardo在不停的警告他Sean意味着负面新闻。

 

Mark突然觉得很愤怒。他想去摇醒过去的自己。他想要告诉他他是多么的蠢。他想对他说“Wardo是对的,你这个不知感恩的混蛋”然后让他打电话给Eduardo,然后让他——

 

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觉得也许他应该停下来了。过去的自己正在谈论Eduardo。那个仍是过去的自己最好的朋友的Eduardo。那个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的Eduardo。

 

继续看下去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他按了播放键。

 

“他根本不懂Sean。他就是……”Mark的声音弱了下去。“而且他总是拿广告的事烦我,我都跟他说了几百万遍我们不需要广告了。广告会毁了我们已经取得的成就,我们现在已经有——”他自己停了下来,做了个深呼吸,“他又怎么会知道呢?他现在在纽约呢。”

 

他的视线躲开了摄像头,咬紧了下颌。他很难过。Mark知道他很难过,因为他现在有时也仍在想这件事,直到现在他还能感受到,心底那种巨大的空虚不断的提醒着他,Wardo已经不在这里了。

 

“这种感觉永远不会消失。”他对着屏幕说到。

 

“我知道他有实习工作,但是这边更重要。Facebook每天都在成长,它需要它的CFO。他应该在这里……陪着Facebook。”过去的Mark说,话语里带上了几分苦涩,依然躲避着摄像头,就好像他无法忍受和自己对视一样。

 

Mark感觉心头一紧。他记得视频的这个部分。他记得,因为他的心中至今仍存着那份真切的感情,几乎从未改变。他知道他将会说些什么,但是他依然选择了播放下去。他想要听到这个。

 

“可是他却不在这里。他和Christy在一起。”Mark说。他的声音黯然又沮丧。他吞了吞口水,故意点了点头。

 

“你必须告诉他。”他说,终于看向了镜头。他的眼睛望进了Mark的眼睛,锐利而明亮。Mark想,其他人在这种瞪视下是不是也会不自在。

 

“我必须要告诉他。”他修正了措辞,“我需要他在这里,陪着我。我、我必须告诉他我的感受。”他犹豫了,咬着自己的下唇,“要是我没有告诉他,那你一定要这么做。”他说,又冲着摄像头点了点头。

 

Mark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看向别处,再也不敢接受来自他自己的目光了。

 

4

“我必须告诉他……我在乎他。我想让他和我一起经历这一切。他很重要,不只是对Facebook,对我也是。他得知道他对我有多重要。”

 

Mark又看回了屏幕。那个年轻的自己正看着屏幕右侧的某个地方,仿佛正在思考。

 

过去的他耸了耸肩结束了思考。“反正你都知道的。如果我对他说了,那他现在八成和你在一起,给你做三明治,然后告诉你你不能靠着红牛活下去。”他温柔的笑了起来,“你应该给他看看这段视频。我打赌他会感动的痛哭流涕。”

 

Mark觉得他要吐了。

 

“他就要来帕洛阿尔托了,”过去的Mark说。他的语调听起来平静无波,就好像他不想让未来的他知道自己是多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我觉得我会告诉他的。”他微笑着看向摄像头,“让我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吧。”他开起了玩笑。

 

将要发生的就是我想——我想——我需要你。我很害怕如果你不来你会被落下。接下来就是冻结账户。然后——

 

视频里又是一声巨响,比第一次还要响得多。屏幕中的Mark皱起了眉头,等待着。

 

“一切都很好!”Dustin的喊声和一名实习生的尖叫同时响起。“我的天哪!你流血了?”

 

“Mark,快来看看这个!”Sean调笑着说。

 

“Mark,不要过来啊!”Dustin嚎到。

 

Mark受不了的叹气。“忘了我刚才说的关于Dustin很聪明的那部分。”他笑了,尴尬的朝摄像头挥了挥手,“我猜我们会再见的。或者说,你会再见到我的。”视频就这样结束了。

 

Mark坐在椅子上,盯着屏幕看了好久。他觉得好疲惫,情感上的。他的心脏在胸腔里砰砰跳动,承载的都是他已经忘记自己还能够感受到的感情。

 

他本打算去告诉Eduardo的。他都忘了。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是它在一系列的冻结账户、稀释股份中被遗忘了。接下来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要是我没有告诉他,那你一定要这么做。他是这么说的。

 

倒不是说,就因为过去的自己对他这样说,所以他就非得这么做。过去的Mark了解的不如现在的他多。过去的Mark不知道现在事情已经改变了多少。而且现在的他不能就这么打电话给Eduardo,然后对他说:“我必须告诉你你对我是多么重要,因为过去的我当年退缩了没有对你说。”

 

除非他现在的确就这么干了。

 

“Mark?”Eduardo一头雾水,因为Mark在他能反应前把所有的话都飞快的倒了出来。然后是,“等等,什么?”

 

“我找到一段视频。是我录的,你在纽约,我在帕洛阿尔托的那个夏天。”

 

Eduardo叹气,“你知道这边现在几点吗?”

 

5

Mark静默了。“我没想到这一点。”他承认。

 

“是吗?”Eduardo问。这句话听起来粗鲁而酸涩。不过Eduardo看起来没有真的生气,因为他接下来又稍有歉意的问,“是个怎样的视频?”

 

“那是个留给未来的消息,也就是给现在的我的。”

 

“嗯。”Eduardo耐心地说。Mark几乎要感谢他这么容忍自己了。除了礼节用语,这是他们这么多年来对彼此说话最多的一次了,而Mark甚至是语无伦次的。

 

“那里面就是谈论一些事物。Facebook,Dustin,Sean……你。”

 

有那么一会儿的安静,然后Eduardo试探地回应,“嗯。”

 

“我告诉我自己,我将会告诉你你对我多重要,但是我猜我从来没对你说过。”

 

“所以你现在对我说了?”

 

“是。这是我自己的请求。”Mark简单的回答。

 

“好吧,如果你必须选择帮一个人的忙,那么那个人就是你自己。”Eduardo嘲讽道。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Mark被激怒了。

 

“我在,你刚刚告诉我我曾经对你多么重要!”Eduardo情绪激烈的喊了回去。

 

“不是曾经。是现在。你现在对我有多重要。”

 

这让Eduardo住了嘴。Mark只知道Eduardo没有挂断电话,因为他仍能听到电话那头,Eduardo颤抖的呼吸。“Mark。”他说,声音疲惫。只有Eduardo能让他的名字听起来像是饱含了千言万语。

 

“Eduardo。”Mark也叫了他的名字作为回应。

 

“你应该说点什么的,那时候。”

 

“十九岁的我就是个蠢货。”Mark答道。

 

“哦,我知道。”Eduardo轻笑着说,“不过……那时候我们都是蠢货。”

 

“我们创建了Facebook。”Mark辩解道。

 

“那就是幸运的蠢货了。”Eduardo改正道。他听起来一点都不生气了。他听起来很开心。

 

Mark笑了,“过去的我配不上你。就是这样。”

 

Eduardo没有回话。安静在两人间蔓延。除此之外,只有轻微的不适感,和极度的沉重。

 

“Wardo?”Mark问,说到这个昵称时轻微的退缩,他不确定该不该用这个昵称。

 

“嗯。”Eduardo回应了,他不介意。

 

“你没有睡着,是吗?我不知道你们那儿几点了,不过我们早就有这个默契,那边应该很晚了。”

 

“没,我只是在想。既然过去的我和过去的你都蠢得不可救药,我们应该……见个面。你知道的,既然我们有着他们没有的回忆,也许我们可以……不那么蠢了。”

 

Mark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他脑中猛地想到:这是一个机会。同样的错误他不会再犯第二次。现在他更成熟,更明智了。他再也不是那个不会表达自己感情的孩子了。他是个大人了,虽然仍然在努力地学习着传达自己的感情,但是无论如何会对合适的人尝试了。Wardo永远是那个合适的人。

 

除此之外,Mark觉得自己这次不得不做了。

 

6

“是啊,我们得见个面,越快越好。”他对Eduardo说。

 

“好吧,”Eduardo轻柔的回答,“也许你能给我看看那个视频呢。”

 

“过去的我已经这样建议了。他说你会感动的痛哭流涕的。”

 

Eduardo大笑,“我大概的确会感动的痛哭流涕吧。”

 

“哦,那我期待着。”Mark接话,不想让对话就这么结束。

 

“我也是。”Eduardo说,“我会在合适的时间再打给你,好吗?”

 

“好的,”Mark说,“再见,Wardo。”

 

“再见,Mark。”

 

他们都恋恋不舍的拿着电话又等了几秒,然后Eduardo挂上了电话。Mark放下了他的手机,朝着屏幕微笑,屏幕上仍是视频最后一帧,Mark尴尬地招手的画面。一阵感激涌上了他的心头。他想回到过去谢谢他自己。他想谢谢过去的自己搞砸了,这样才会给现在的他一个机会,让他变成一个更好的人。他还想谢谢过去的自己提醒他内心真正的感情。

 

当然,他是做不到感谢过去的自己的,但是他有了一个新主意。

 

说做就做,Mark调整摄像头,开始录制。

 

“首先,如果你又一次退缩了,我会杀了你的。我能做到,因为我就是你。第二,如果我没有退缩,如果通过我的努力,你成功的达到了你现在的那个位置,如果你没有那么蠢,并且这么多年来和Wardo一直生活的很幸福。那么……不客气。”

 

End

队三吧……首页里好多撕队长O不OOC的……

其实我都理解大盾做法啊,只是确实偏袒的有些过了,

我觉得天辣这不是CAP的点还是在最后Tony说那是我爸给你做的盾,然后他就真的扔下盾头也不回的走了(HELLO???


大概就是莫名其妙想起这句话

#他的眼睛不是那种纯净的天空般的湛蓝了,而是带了点绿#


哦,我是双担粉(真挚)甚至偏队苏?(笑) 没事儿我坐等18年发大糖


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占Tag抱歉


荷兰弟打嘴炮炒鸡可爱!但是还是感觉加菲和RR更有贱虫的那种cp感和性张力QAQ荷兰弟实在是太年轻了脑补居然给我带来了罪恶感/(ㄒoㄒ)/